您的位置是:首页>>医院新闻

烟台山医院急诊科护士:每次救治都是一场十万火急的“战斗”

浏览次数:84    作者:    发布时间:2018-5-14

    一个月接到120急救出诊最多时达393起,每次急救都是争分夺秒的跟死神“抢人”,每个白班工作时间从未低于10小时,夜班更是从当天4点连轴转到次日8点,接诊的患者“五花八门”——有醉酒闹事稀里哗啦吐你一身再打你一拳的,有突然昏迷原因待查的,有急性心梗需要立即做手术的,还有更多的外伤患者,需要不停去处理各种各样的开放性伤口……
这里是烟台山医院急诊科,在5月12日护士节前,记者跟踪急诊科采访,体验了一把急诊科护士的“急生活”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每次急救,都是一场“战斗”

    “我们这儿啊,工作性质和别的科室不太一样。”急诊科护士长魏晓娜先后在急诊科已经工作了10年,下午4:30,记者赶去时,她笑着告诉记者:“我们急诊24小时无宁时,就像现在这时间,都是别人准备下班,安稳回家的时候,可是对我们而言,已经要开始准备今晚的各种迎战了。”

    没错,话说完还不到1小时,5:20,急诊科的报警声突兀响起,记者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儿,就匆忙跟着当班医生卢世涛、护士陶伟芳冲上了救护车。“这是市120急救中心下达的急救通知,按照要求,我们需要在接到通知的3分钟内赶往现场,而实际上,我们基本1分钟就能冲出去。”看着记者一脸的蒙圈,卢世涛和陶伟芳告诉记者。

    傍晚5点多,正是下班高峰,在急救车的呼啸声中,卢世涛简单向记者讲述了情况:患者80多岁,家住二马路,饭后突发昏迷,儿媳一看不好紧急拨打了120电话。“这种情况,很有可能是脑出血,所以时间特别紧急,咱们得越快拉回医院越好!”而一旁,护士陶伟芳已经把需要用到的出诊箱、心电图机、氧气枕和一些必需用品牢牢握在了双手里,保持战斗状态,准备着随时的停车。

    5:25,车还没停稳,两人几乎是同时冲进了楼内。进屋后,老人坐在椅子上,头仰在椅背上,呼吸微弱,嘴角流有口水,卢世涛赶紧让大家一起合力把老人放躺在担架上,陶伟芳给老人监测血压、吸氧,又迅速拿出心电图机,有条不紊开始测量,而卢世涛的血糖测试也已经完毕,血糖值高达25mmol/L!“建立静脉通路,考虑急性脑卒中!走!赶紧回医院!”
5:32,在下楼过程中,由于老人多次无意识呕吐,几次都吐在了身旁的医护人员身上,为防止呛到, 陶伟芳快速清理完呕吐物后,又从身上变戏法似的掏出一个口咽通气道放在了老人嘴里,开放了气道。

    5:45,回到医院。抢救室内,当班组长邹爱霞熟练地为老人采血、测血压、监测生命体征、遵医嘱用药,那边,从车上刚下来的陶伟芳则有条不紊地将刚才用过的急救药品、物品拿出新的,重新放回急救车上,保持应急状态。

    而她刚离开救护车不到2分钟,5:51,急诊科的警笛声再次响起,她立即转身,再次冲出了急诊科。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小时成功救治24人群发伤

    奔跑、一直在奔跑、紧急地奔跑,是整个急诊科的常态。

    “我们和病房护士最大的区别是,病房更多的是对病人的治疗,而我们却是没有硝烟的战场,从死神手中抢人。”魏晓娜告诉记者,急诊科没有常规工作,有的,只是随时准备着的战斗状态,因为你根本不会知道下一秒会迎接什么样的急诊病人。

    她给记者讲了这么一个事。

    一天晚饭后18:22,急诊科刺耳的警笛响起:在芝罘区某宾馆,有8名人员被困长达50分钟,8人分别出现不同程度的胸闷憋气。接到命令,急诊科立即启动“群发伤”应急预案,快速检伤分类,与此同时,由远而近的警笛声划破长空,让所有人心里一惊。果不其然,南院救护车送来3名车祸病人,“群发伤,突发事件!车祸人数较多,稍后还有一批伤员送到!”接诊护士姜婧、曲洪涛立即上报急诊科主任杨海燕、护士长魏晓娜。

    18:40,警车又送来4名车祸伤患者,18:47,出诊8名电梯被困人员的急救车回到医院,一时间,抢救室内外,全部站满了各种紧急状态下的乌压压人群。

    分诊、佩戴腕带、挂号登记、吸氧、监护……此时,急诊科听闻消息的护士们纷纷从家里赶回了医院,医院协调各科室护士也紧急从各个楼层赶到了急诊科,兵分四路,开始沉着救治。

    18:50,警车又送来2名车祸伤病人,18:55,同一车祸现场的7名伤员也自行来到了医院。

    真正考验急诊科突发事件应急处理能力的时候到了。

    这场面正如电视剧一样,分诊护士为先后来到的患者进行轻重缓急的分级分区,医生和抢救护士对伤者进行紧张的救治,两名病情较重患者留抢救室专人监护,病情较轻车祸患者到诊室由闻讯赶来的创伤科医生诊治,病情较轻的电梯被困人员分诊到输液室留院观察……

    20:45,像战场一样的短短两小时,在全院上下的协调和出动下,两起突发群发伤事件的共计24人全部得到妥善处置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6小时,5次出诊急救

    急诊科,是医院最有故事、最紧张、也最需要体力的地方。这里,虽然被形容为没有硝烟的战场,但是在记者跟踪采访的6小时里,对于护士来说,每天接到的五花八门急诊患者才是最大考验。

    采访当天晚上9:25,3名中年人搀扶着一名酩酊大醉的醉汉进入了急诊科。并大声叫喊。当时,抢救室内已经忙得不可开交:内科医生卢世涛正在和急诊病房ICU医生宋波紧急抢救一名昏迷、肺部吸入米粥、感染休克的70余岁老年患者,护士邹爱霞在一旁为患者吸出一大堆厚厚的痰,并调整呼吸机辅助患者呼吸,另外一名内科医生和护士陶伟芳一起急诊出诊不在急诊科。还有自行入院的另外两名患者在等待:一名血压过高,前来诊治;另一名18岁学生运动崴了脚正躺在床上等待处理,而这名醉汉的到达,打乱了抢救室有条不紊的秩序。

    “哥,你先别急,大夫在抢救,你先让患者躺下。”一旁,值班男护士李朋通赶紧冲了过去,将这名五大三粗的醉酒患者扶上了担架床。记者看到,醉汉全身上下都是呕吐物,裤子褪到了一半,嘴里胡言乱语:“哥我是不是快死了?我不想死啊!医生呢?你快找个医生快救救我!”

    再回到这边,正在抢救的70岁脑昏迷患者突然出现不适,开始无意识地挥舞双手,抗拒治疗,想要把气管插管从口中拔出,邹爱霞镇定地空出一只手按压住老人的挥舞,另一只手继续操作呼吸机。

    突然,就在此刻,抢救室外的警笛声再次响起,当晚的第5起急救需要出车,看了眼现场情况,卢世涛和为醉酒患者简单处理后的李朋通只能再次冲进了夜幕。

    已是夜里10点多,在跟急救车回来后,抢救室内依然人满为患:几位重症患者都已转移到各科室病房和ICU,醉酒患者已经开始安静,打上了吊瓶,一名头部摔伤的儿童正在处理伤口,新的几位患者还在排队等候。
夜班护士们邹爱霞、陶伟芳、李朋通,从4点接班,已经奔跑了整整6个多小时,整整6小时内,记者没有看到他们喝一口水,去一次厕所,在为患者处理完毕的每一个空档,他们又得赶紧将诊疗记录和所需耗材录入电脑,然后随时准备迎接着下一场的战斗。

    在我们熟睡的夜,在我们不知道的现场,烟台山医院的护士们在坚韧地奔跑着,用自己的青春守护着每一份鲜活的生命,5月12日护士节,祝福你们,最可爱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宣传科]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