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是:首页>>医院新闻

烟台山医院男护:确认过眼神,是大夫需要的那个人

浏览次数:127    作者:    发布时间:2018-5-14

    5月12日,第107个国际护士节。尽管不能放假庆祝,烟台山医院里的节日氛围还是比平常浓烈了不少。有的科室准备了好吃的水果,有的科室排练了节目,可这一切,对于33岁的任少亮来说,尽管同在一幢大楼,却相隔遥远。今天,他要参与完成4台大手术,“忙完又要到晚上7点多。”

    任少亮是烟台市第一批男护士,也是烟台山医院首位男护士。12年来,他早已不再是那个被主刀医生训斥的“小白”,也无需为下一个要准备的手术器械费神,更不会在看到术中出血时,束手无策。可12年来,未曾改变的却是,在这个唯一属于自己的节日里,必不可少的忙碌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用说,就知道要什么”的天才男护

    “默契就是不用我说,他就知道我需要什么!”在烟台山医院,这是很多手术医生对任少亮的评价。

    上午9:30,手术室里,一台由张树栋院长主刀的髋关节置换手术正在进行。尽管手术只有1个小时,但从早上6:30就到岗的任少亮,一刻也没闲着。从清点整理术前手术工具,迎接手术医生到来,再到术中各种器械的更换,任少亮的动作,娴熟又不失谨慎。

    手术开始前,和张树栋院长一起手术的骨关节大夫赵宇驰先来到了手术室,记者趁机向他打听起了任少亮。“这可是我们医院的天才护士。他拿什么我就用什么,根本不用说!”赵医生笑着说。

    2005年,任少亮从烟台护士学校毕业,来到烟台山医院。那时,手术室只有他一个男护士。“没有人告诉你工作该怎么做,大夫手术习惯也不同,经常挨批好几次就不想干了,觉得自己干不来,不适合!”

    任少亮的苦恼,是很多手术室护士曾经面临过的难题。那些看上去没多少差别的手术器械,各种各样的零部件,不停更换的纱布……拿错了可以重来,但耽误的却是患者宝贵的生命。任少亮的徒弟,在烟台山医院手术室工作了7年的顾宁,也坦言,刚开始由于并不了解每位手术大夫的习惯,常常会出现拿过去的器械,并非大夫所需要的,“即便相同的手术,进行到相同的环节,有的手术大夫需要这个工具,但有的就不需要,所以不熟悉的话,就得需要手术大夫告诉你,自然会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 而如今,一台手术,短则一两个小时,多则十几个小时,任少亮从来不会出错。如何做到?“用心学,拼命练就行了!”

    平均每天4台手术,一年下来少则上千台手术,在不断的钻研和努力中,任少亮练就了硬本领。他参与过大出血产妇王倩等多名患者的抢救,跟随烟台医疗队到汶川医疗救援。一次夜班遇创伤急救,12个小时抢救,他更是快速而敏捷地为主刀大夫传递仪器,没出一点岔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爱干净,静脉曲张,不怕职业病只求不负芳华

    在手术室工作12年,任少亮经历过质疑、面临过尴尬,最初经常有患者要求,“能不能换个女护士?”甚至女朋友也曾问过他,“一个男的怎么干护理这种活?”此外,夜班加白班连轴转更是常有的事,早上出门早,晚上回家晚,家庭不顾孩子不管,即便是有“夺命”连环call,在手术室也变得毫无杀伤力。“我们有规定,不能将手机带进手术室。”

    从黎明到黄昏,从春夏到秋冬,四季和昼夜的交替,对于手术室护士来说,都只是无影灯下不停变换的手术类型。因此,任少亮他们,也常常戏称自己是“见不到太阳”的人。因为长时间站着工作,任少亮的腿有非常明显的静脉曲张。因为常年呆在手术室这样无菌整洁的环境中,只要家里、车上又乱的地方,他就得收拾。

    这一切,似乎在当初选择报考护理专业时,是未曾预料到的。“那时候想的很简单,觉得人少就业前景好,班里60名学生,只有6个男护士。”但没人因为辛苦,选择离开。

    任少亮清晰记得,2008年汶川地震,他跟随烟台医疗队从北川坐了8个小时的急救车,翻过两座2000米高的山,又坐摩托车才到达漩坪乡。让他印象深刻的是巡诊中,一位得直肠癌的老大爷不能下床,且已经好多天没有进食,一听说山东来了大夫他十分高兴。“我们给他输了营养补给的液体,之后每隔一天就去输一次液。最后老大爷能下床了,他特别感动,看得出来是那种发自肺腑的,眼里还有泪花。”

    这次经历,让任少亮感受到了自己的价值,对护士这份职业有了新的认识。一路坚守,不仅是手术室,以任少亮为代表的60余名男护士,已然成长为烟台山医院的中坚力量,在ICU、急诊、血透等重要科室,都会看到男护们冲在一线的身影。

    在烟台山医院麻醉科护士长孟琳看来,与女护士相比,男护在仪器操作上有明显的优势,灵敏快捷,动手能力极强。电灯坏了、门掉了,他们都能修好,“正所谓‘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’,我们护理人员以小组为单位工作,每个小组都安排有男护士。”

    不过,有件事也一直困扰着烟台山医院的男护士,尤其是年轻未婚的男护士。那就是繁重的工作,让他们很难有自己的时间谈恋爱。“顾宁27岁,还没有对象呢!”作为过来人的任少亮深知这点,采访结束时还和记者开起了玩笑,“有合适的没,帮我们介绍介绍呀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宣传科]

关闭